小雅

“小雅要被带走了。”我刚一回到家,妻子就迎上来说。

“啊,是吗?”这个消息让我感到惊讶,但也未出所料。

“什么时候?”

“明天早上。”

“真够迅速的。”我皱了皱眉。

小雅跟我们一起生活三年多了,是女儿妞妞的高级保姆。

在女儿出生一个月后,小雅就来到了我们家。

她虽然年轻,却聪慧能干,做事尽职尽责,也非常懂得幼儿的心理。

长时间的陪伴,使得小雅成了女儿最受信赖的伙伴。

“爸爸,你讲故事能不能生动点?算了,我还是找小雅阿姨去。”

“妈妈,天上的星星为什么会眨眼睛?算了,问了你也不知道,我还是问小雅阿姨吧。”

平日里的情景,如同一幕幕电影,在我的脑海中闪现而过。

此时的我,除了考虑明天之后的家庭变化,更担心的是女儿对小雅的不舍。

“匹诺曹刚一进到木偶小戏院,立刻就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。”

我来到女儿房间门口,看见小雅正在给女儿讲着《木偶奇遇记》。

“小雅,你来一下。”等小雅讲完故事,我叫道。

“哎。”小雅答应着,跟我来到书房。

“你要走了?”我问她。

“是的,明天早上9点。”

“你跟妞妞说了吗?”

“还没有,等你们回来呢。”

“此事对妞妞影响大吗?”我希望听到小雅的看法。

“时间会抚平创伤。”小雅没有正面回答。

“这里面有她的成长数据,”小雅紧接着递给我一张存储卡,“以后,妞妞要是有了新的保姆,可以通过这个快速了解妞妞的特点。”

“谢谢,非常感谢你这些年来对妞妞的照顾和陪伴!”我眼睛有些湿润。

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小雅只是浅浅一笑。

“他们,”我停顿了一下,问道:“会把你怎样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小雅看了我一眼,神情淡然。

经过一番沟通之后,小雅起身去了女儿房间。

和预想的一样,女儿很快就哭着跑了出来,拽着我的衣服,哭喊着:“爸爸,我不想小雅阿姨走!我就不要她走!”

接下来便是一家人对女儿长时间的沟通和抚慰。

窗外的夜色愈发深沉,女儿也渐渐平静下来,抽泣着,在小雅怀里进入了梦乡。

小雅陪女儿睡下后,我和妻子回到房间,久久不能入睡。

虽然小雅是智能机器人,但她早已成为我们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员。

自从智能机器人走进人类生活以来,人们关于机器人的争论就从未停止过。

支持者认为机器人能够高效的工作,代替人类去做那些人类不愿做或者做不好的事情,并且还能严格遵守规则,不会伤害人类。

而反对者则认为机器人窃取了人类的工作岗位,制造了大量失业,还夺走了人类的爱。

不久前,一起伪劣机器人伤害幼儿园小朋友事件,让反对者找到了很好的理由,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清除民用智能机器人行动。

“伪劣产品那是监管部门的责任,为什么要把所有的机器人都召回?”妻子忿忿不平。

我望着床头昏黄的灯光,没有回答。

时针很快指向第二天早上9点,女儿还在沉睡,脸颊上挂着泪痕。

小雅轻轻吻了吻女儿额头,整理了一下衣服,转身走向屋外。

她没有悲伤,没有愤怒,因为她的情感里面就没有这些元素,有的只是快乐、爱与服从。

我陪小雅来到楼下,小区的空地上已经停着好几辆警车和卡车。

“清洁型去1号车,幼教型去2号车,伴侣型去3号车……”人类警察通过喇叭喊着话。

机器人警察则驱赶着各式各样的机器人进入相应的卡车。

“再见。”小雅扭过头,微笑着向我告别。

不远处,一个机器人警察走了过来,手臂上装着控制器。

“进入受控模式。”小雅的声音变了调,目光也随之暗淡下来。

就这样,在机器人警察的带领下,小雅缓缓走向2号车。


(电影《机器姬》海报)

(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)

后记:一次尝试和练习,并非现实的直接对应。P.S. 配图太难找到符合意境的了。

分享到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