颐和园冬日一景——金光穿洞

十七孔桥位于颐和园内,是我国古代桥梁建筑的杰作,因有十七个桥洞而得名。它全长150余米,犹如一道长虹,横跨在昆明湖上,连接着东堤与南湖岛。

每年冬至前后,夕阳西斜之时,金色的光芒便会照亮十七个桥孔,形成一道跟时令相关的独特景观,人们称之为“金光穿洞”或者“金光穿孔”。

金光穿洞虽谈不上有多瑰奇壮丽,但对于十七孔桥而言,无疑是增添了一个拍摄角度以及人们口中的几分谈资。

上面这幅图拍摄于2017年2月25日,此时距离2016年的冬至已经过去两个月,金光已不能完整的点亮十七个桥孔,于是我便计划2017年冬至期间再去拍摄一下。

但计划总容易受到意外的干扰。

12月上旬的某一天,我在北京卫视看到一则关于“金光穿洞”的新闻,心里顿时一惊:此事不妙!

果不其然,没过几天,电视台又发了一个跟踪报道,说是十七孔桥的金光穿洞美景引来了众多市民和游客,颐和园管理方面不得不增加了防护栏和安保人员,以免人多出事。

瞧瞧下面这阵势,真是让人望而生畏。

但计划还得执行。

12月24日,冬至刚过去两天,恰逢周日,我便忙里偷闲,背着摄影包来到颐和园。

虽然早有所料,但我还是被这人山人海的场面给惊呆了:南湖岛东侧一段短短的堤岸,挤满了拿着相机和手机的人,恐怕是大半个北京的摄影爱好者都来了。

执勤的保安大叔,不时提醒着大家不要拥挤。

随着单向移动的人流,我挤到了人群中央。显然,想要靠近前面几乎是不可能的,更不要说找一个好的机位了。

这时候,高度就是优势。一位大爷甚至把家用人字梯都给搬来了,人刚站上去,就引来“山坡”上几位大妈的怒吼:前面的快下来,挡着我们了。能怼大爷的也只能是大妈了。

“山上”的人们,这后面啥也看不到啊。

最后好不容易,在离十七孔桥较远的一个位置等到了一个机位,这里的位置无法拍全最右侧的桥孔。为了保证快门速度,我把ISO调高到400,单手将相机伸到栏杆外面,匆匆拍了几张完事。

下面就是此次拍摄的结果。使用Lightroom简单做了一下后期,加了一点饱和度和对比度,天空拉了一个渐变,使其看上去更蓝,整体看上去还是挺漂亮的。

由于位置欠佳,元旦期间我又去了一次。相对于冬至前后,此时的人数已经下降了一些,能够比较容易挤到好的机位。

下面这两张照片拍摄于2018年1月1日,可以看到,阳光的角度已经发生了变化,桥孔的左上方有了较多的阴影。

由于机位难求,颐和园的这些有十七孔桥造型的垃圾桶竟然意外走红,成为“摄影大师”们争相拍摄的对象。当一群人围着垃圾桶拍拍拍时,场面颇为滑稽。

于是我也凑了一个热闹。垃圾桶上的十七孔桥拍出来是下面这样的,金光穿洞的效果看起来还不错。

说完摄影,我们再来探究一个问题:为什么十七孔桥会在冬至前后形成金光穿洞?

其实也很简单。我们知道,地球的自转轨道面(赤道面)和公转轨道面(黄道面)不在一个平面上,即存在黄赤交角,从而导致太阳的直射点在北回归线和南回归线之间往返移动,日落点也相应的在西偏北和西偏南之间往返移动,在夏至位于最北端,此后逐渐南移,在冬至达到最南端,过后又逐渐北移。而十七孔桥是西北东南走向,所以在冬至这一天,太阳能够以最大角度照亮桥孔,从而形成金光穿洞景象。

有人说这是古代能工巧匠独具匠心的设计,其实不过是凑巧而已,没有必要去神话一些事情。

最后再附上一张夕阳西下的片子。冬日的昆明湖被冰层覆盖,夕阳金色的余晖洒满整个冰场,三三两两的人们玩着各种冰上项目,简单的生活,亦是如此的美好。

分享到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